欢迎来访:广州贯道供应链| WAP浏览 【咨询:020-39280356 62193856】 广州第三方物流公司:广州物流托管、仓储物流外包服务
繁体中文 | 简体中文
广州物流外包
从大数据看新疫情对物流运输业的影响?
    2022年本轮疫情大面积暴发以来,多地防控措施升级,居民出行和货物流通都受到一定影响,我们从高频数据角度观察疫情对交通运输和物流行业的影响程度。
     
      3月公路物流同比回落显著,疫情严重省份降幅较大。截至21日,全国3月整车货运流量指数日均值同比增长2.6%,较1-2月6.2%的增速大幅回落,显示疫情对货运量的影响较为明显。分省数据来看,3月吉林、河北等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省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回落幅度较大。
     
      货物枢纽吞吐量增速明显放缓。截至21日,3月全国主要公共物流园区的吞吐量指数日均值为105.9,同比下降14.9%,较1-2月同比增速回落4.6个百分点;3月主要快递企业分拨中心的吞吐量指数日均值为99.8,同比下降14.8%,降幅较1-2月扩大5.1个百分点。
     
      疫情影响下多个城市交通拥堵指数明显下降。受本轮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城市3月以来拥堵情况均显著低于2021年、2019年同期。将今年3月以来的拥堵延时指数平均值与2021、2019两年同期均值进行对比可得,在本轮疫情中市内交通运输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依次为长春(-23.04%)、上海(-17.61%)、廊坊(-17.48%)、深圳(-16.90%)、青岛(-10.31%)。
     
      北方四港煤炭调入量未有明显变化。从北方四港煤炭调入量上来看,疫情对煤炭港口运输的影响并不显著。今年3月以来北方四港合计铁路调入量同比增长5%,我们认为或与国家进一步落实保供稳价工作有关。
     
      疫情或放大物流行业存在的结构性问题。1)常态化防控政策会增加物流企业经营的成本压力。在“动态清零”政策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常态化疫情防控成本必然会推高物流企业经营成本。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披露数据,2021年1-11月,我国重点物流企业物流业务成本增长33.0%,连续多月保持高位增长。2)疫情影响下劳动力结构性缺口放大。受疫情防控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物流一线员工面临短缺情况。根据营商调查报告显示,有40.3%的企业表示物流基层操作员工方面在用工紧张。疫情影响下,物流行业的结构性失业问题或将继续存在。
     
      正文
     
      本轮疫情暴发以来,多地防控措施升级,居民出行和货物流通都受到了一定影响,我们尝试从高频数据角度观察疫情对交通运输和物流行业的影响程度。
     
      一、3月公路物流同比回落显著,疫情严重省份降幅较大
     
      货运周转情况通常可以反映整体的经济活跃度,我们可以通过整车货运流量指数来判断3月以来货物流通受疫情影响的程度。截至 21日,全国3月整车货运流量指数日均值为115.5,同比增长2.6%,较1-2月6.2%的增速大幅回落,显示疫情对货运量的影响较为明显。
     
     
      从分省数据来看,3月吉林、河北等等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省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回落幅度较大。其中,河北由1-2月的41.9%下降至3月的25.8%,吉林由1-2月的4.6%下降至3月的-4.0%。和全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做差,3月吉林、河北等疫情较为严重省份该指标降幅更为明显,具体如图2所示。
     
      此外,从部分受疫情影响严重省份与全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之差的趋势变化也可以看出,该指标在经历2月短暂的缓慢回升之后,随着3月疫情在全国的逐步扩散,开始掉头向下,这一点在本轮新增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吉林省体现得尤为明显。
     
       二、货物枢纽吞吐量增速明显放缓
     
      疫情及由此带来的管控措施,会阻滞货物的跨区域流通,延缓货物交付时间,这一点在货物枢纽体现得比较明显。我们可以观察到,截至21日,3月全国主要公共物流园区的吞吐量指数日均值为105.9,同比下降14.9%,较1-2月同比增速回落4.6个百分点;3月主要快递企业分拨中心的吞吐量指数日均值为99.8,同比下降14.8%,降幅较1-2月扩大5.1个百分点。
     
       三、疫情影响下多个城市交通拥堵指数明显下降
     
      交通运输方面来看,城市拥堵延时指数为城市居民平均一次出行实际旅行时间与自由状态下旅行时间的比值,能够用来观测城市拥堵情况。由下图可知,受本轮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城市3月以来拥堵情况均显著低于2021年、2019年同期。将今年3月以来的拥堵延时指数平均值与2021、2019两年同期均值进行对比可得,在本轮疫情中市内交通运输受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依次为长春(-23.04%)、上海(-17.61%)、廊坊(-17.48%)、深圳(-16.90%)、青岛(-10.31%)。
     
      四、北方四港煤炭调入量未有明显变化
     
      煤炭主要是发电及炼钢的重要原材料,重点港口煤炭的调入量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工业需求及物流景气的变化情况。从北方四港煤炭调入量来看,疫情对煤炭港口运输的影响并不显著。今年3月以来(截至19日),北方四港合计铁路调入量为2856.6万吨,去年同期为2720.5万吨,同比增长5%,而1-2月同比为-11.05%。
     
      3月以来煤炭调入量不降反增我们认为或与国家进一步落实保供稳价工作有关。在当前多重因素影响导致国际能源供应形势更加严峻复杂的情况下,发改委近期多次召开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会议,随着各项稳产增产措施的持续推进,2月中下旬以来全国煤炭日产量持续保持在1200万吨以上,产量维持高位助推煤炭市场供应持续增加,港口煤炭场存水平进一步提升。3月9日发改委表示,下一步在持续完善稳产保供政策的基础上,优质先进煤炭产能将得到进一步释放,煤炭产量有望长期保持高位并逐步增加。
     
     
      五、疫情或放大物流行业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总体来看,疫情对交通运输和物流业的影响体现得较为明显。2020年,按照可比价格计算,我国全社会物流总额同比增速仅为3.5%,在疫情影响下,较2019年的5.9%的增速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落。2021年,我国物流需求规模再创新高,社会物流总额增速恢复至正常年份平均水平,两年平均增长6.2%。但2022年疫情再起,或将加剧物流行业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1)常态化防控政策会增加物流企业经营的成本压力。在“动态清零”政策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常态化疫情防控成本必然会推高物流企业经营成本。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披露数据,2021年1-11月,我国重点物流企业物流业务成本增长33.0%,连续多月保持高位增长。营商调查企业显示,有超过7成的物流企业平均账期超过1个月,周转效率连续两年有所下降。
     
      2)疫情影响下劳动力结构性缺口放大。受疫情防控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物流一线员工面临短缺情况。根据营商调查报告显示,有40.3%的企业表示物流基层操作员工方面在用工紧张。劳动密集型的物流行业,快递员、货车司机、船员等领域工存在普遍短缺,尽管上述领域用工工资不断上涨,但仍然面临供应不足[1]。从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也可以看出,疫情之后,16-24岁人口失业率始终未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而这一年龄段的群体是物流行业就业的主力军。疫情影响下,物流行业的结构性失业问题或将继续存在。
[从大数据看新疫情对物流运输业的影响?]https://www.sunhay.net/information/view/417.html

上一篇:德邦物流落袋京东,中国物流格局新变 下一篇:稳定的供应链是消费恢复的前提
>>>相关阅读
广州白云物流发展大规划—广州铁路集装箱运输 选择物流外包前,分析自营物流的优势和劣势
出口跨境物流模式哪种好,细说跨境电商物流发货的优劣 第三方物流企业战略转型动向思考
广州物流优势体现在哪?广州水陆空运特点综述 供应链思维Supply Chain Thinking